耳机🎧田心

双向平行线

安迷修×雷狮
两个人是不同时空的
我还没在这里见过类似题材的文
(图的话,有)
如若相似    纯属巧合
自己爽爽
第一篇自己觉得还挺不错的文
白嫖了太久
为爱发电(。・ω・。)ノ♡

一段我jiao得应该不会写下文的草稿……

1.
       “这一届大赛的新人们真狠毒!”
       “啊!你是说那件事,前几天我在寒冰湖看见他们了,为了积分居然在猎杀参赛者,甚至把这当做乐子。”
       “他们才来没几天吧,听说整个海盗团现积分已经全部挤进前五十了,想想这得杀死多少个参赛者!”
        大赛休息区幽暗的角落里,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倒吸一口凉气。
       “你们小点声,万一……”其中一个参赛者忙作噤声状,脸上满是惊恐。
       “哦?万一什么?”
        薄薄一层冷汗覆盖住背部,浸湿了衣衫。
        新人恶魔般的话语从身后响起,电流摩擦着周围的空气,噼里啪啦火花与雷电共舞的声音萦绕于耳边。
        他们瞪大了双眼,做噤声状的参赛者在那一刻似乎定格住了,他无法动弹,好像也没有逃跑的力气与勇气。其他人早就大喊“是雷狮海盗团啊!”惊慌失措地逃走,他却只能定在那一个杀人如麻的恶魔前面做着最后的祷告,甚至连遗言都不会留下。
        天空砸下一道惊雷,藏在黑暗处的参赛者被电光照亮,从他们的方向看去,眼前的一幕是那么真实:
        他们的眼中映出闪电联通人体的一瞬间,活生生的一条生命瞬间便化为黑炭,空气里满是焦灼的味道,象征着生命的鲜红也不允许被存在。
        杀鸡儆猴,在背地里议论这位新人的后果大家有目共睹。
        他就像是你我口中生来就被命运眷顾所谓的幸运儿,夜空中闪耀至极放纵不羁的狂雷,他还是凹凸大赛这片茂密森林深处的猎人,偏僻黑暗小巷里凶恶残忍的杀人魔——他名为雷狮。
        这件事才过去两周,雷狮已经牢牢坐稳了大赛第四的位置,不再上升,也不再下降,前十的位置可不好撼动。
        雷狮与大赛前三的实力不好估测,但始终没有人会和雷狮针锋相对或是平起平坐。第一和第二的实力强劲,他们对打根本不会注意排在后面的参赛者,切磋打架宛如世界末日。第三不在乎,其实你能找到他都好厉害了。
       雷狮看上的猎物他狩猎不起,又不屑于挑战后面的参赛者,不过神奇的是,大赛第五从没有固定过,总会很快就刷下去,他们好像都不适合这个位置,这个位置应该在为谁而准备着。
        在没有对手烦自己的情况下,雷狮意料之中地无所事事了。现在大部分参赛者对雷狮闻风丧胆,见到本人一溜烟就不见了,所以——
        今天又是海盗团在休息区撸串的冷清的一天呢!
        圆滚滚的机器人裁判球踩着小碎步为唯一的客人端上啤酒,说话毕恭毕敬,有一些语气还达到了唯唯诺诺的状态。像雷狮这样的祖宗在裁判球的职业生涯中还没几个,而且又有多少会一出场就赶完自己店里的所有客人呢?幸好这位老祖宗爱好吃烤串和喝啤酒,还没有失去全部生意,可他的脾气也惹不起,为了能敲诈一笔返回平时营业额,还得好好伺候。
        不过……有谁能来镇镇雷狮?他的军师就要发现我们多扣五倍的积分了!!!送酒的裁判球忍受着卡米尔幽怨的目光,更准确来说还冒着火光,颤抖着放下了啤酒,溜得飞快。他才刚下生产线不久,就这样报废得不偿失。
        海盗的生活挺惬意的,他们现在很少捕杀参赛者,除了日常刷怪打副本以外,就是在休息区点些他们爱吃的,甚至拿来当做主食。
        一行人吃饱喝足已是夜幕,出了休息区之后便分道扬镳。雷狮看起来心情很不错,他并没有往自己在大赛买的公寓方向走,而是选择了一旁的小径,打算绕远路散个步。
        大哥去哪儿要干什么,做弟弟的不能反驳,只能紧紧跟在大哥后面。因为在入大赛不久雷狮就恶名昭著,现如今排名居四,有一些不要命的参赛者还是趁雷狮独自一人时凑在一起共同对抗这个恶魔,胜利了还能得到积分大礼包。卡米尔不担心雷狮的实力拼不过一群人,但被围攻之后往往一身伤,雷狮自己又不知觉不重视,弟弟只好为他操心。
       “卡米尔,这是什么地方?”这条小径不知道通往哪里,走了似乎很久,小径不再延伸,两人在一个湖边停下。
       “这里是镜影湖。大哥,这里几乎是大赛地图边缘了。”卡米尔迅速打开终端查询位置,顺便留心避免野怪出没。
        雷狮瞥了眼湖泊,缓缓地踱步靠近细细端详着。
        周围是密密麻麻的树木,紧密地围靠湖边,湖水清澈,倒影浓密交错的枝叶,散发出淡淡的碧绿色。但不能透过它看见什么,它在你想望穿湖面看清湖底的时候,已经把你原原本本的模样倒映了出来。
        雷狮忽然发现脚边有一颗石子,好奇心与隐隐的不可抗力使他捡起,上面歪歪扭扭刻了一个类似“S”的图案。雷狮甩手向湖中投去石子,却激不起湖水的波澜,水面依然光滑如初,只有漂浮在湖面柔和的碧光,石子犹如被吞噬掉,沉入了无底洞。
        诡异。卡米尔扯了扯雷狮的白色卫衣试图劝大哥回去。
        有趣。雷狮却痴痴地紧盯着自己的倒影勾起了嘴角,眼神忽然亮了起来。
       “好了大哥我知道你很帅,可也不用看那么久……”
       “你看见了吗?这个湖面那头的另一个世界。”
        卡米尔愣住了,他也靠近湖泊低头,碧绿的湖面始终只有雷狮一人完整清晰的倒影。

如果你看见了,感谢阅读!